笔名,顾望山。
[我將擁抱黑夜,做你唯一的騎士],
凹凸/绿蓝/文豪/原创。
虽然杂食但忍不了ky,
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【无神论】骑士背影

迟到好久的生贺……还是没赶上……
无法长时间用手机,只能先发出来,学校里慢慢补吧。
请见谅,实在抱歉。

1.
       又是一场恶战,安迷修凝神,侧身躲过数支飞矢,暮然甩出一道剑气,削去了对方一条臂膀。
       他望着那双淌着鲜血,倒映他执剑而立的眼中,流露出深深的不甘与绝望,轻笑一声说道:“这真是……无谓的挣扎啊。已经到了这种地步,就不必反抗了吧。实在是,没有任何意义啊。”
       安迷修起身整容,慢条斯理的收起元力技能。身后一阵簌簌,安迷修不假思索地拔起地上的箭矢,头也不回便反手掷出,贯穿了那人掌心。
       嘶哑痛绝的嗥鸣骤然响起,伴着裁判球稚嫩而冰冷无情的嗓音,显得格外凄厉。
      “恭喜参赛者安迷修斩杀XXXX,获得51300积分~\(≧▽≦)/~”
      “这算……生日礼物吗?”
       冰霜逐渐覆上安迷修的面庞,而那瞳孔深处两簇炽热的火焰,在血红的晨雾中跳跃。

       他终于亲手粉碎了自己的信仰。

2.
       凹凸大厅中弥漫着一种轻松愉快的气氛,好像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安迷修如是想。
       可能是与心情有关,今日的安迷修就连耍帅的姿势都带了几分潇洒,虽说恶心帅不减,却倒也多了些真正的骑士风范。
       安迷修打开终端,向艾比和埃米发送了组队请求,兴致勃勃的前去刷怪。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仔细看了看自己的终端,用不怎么常用的大脑努力思考了一番,究竟还是没想明白。
      “怎么就多出这么的积分呢?是早上去刷怪了吗?不对,我记得……我记得好像没有吧。那这积分……”
      “难不成!是雷狮他们给我的生日礼物?!”
       安迷修一阵失神,继而是难掩的激动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挺不错啊,安迷修。真看不出来,你一直在隐藏实力。怀着迂腐信念的骑士,竟然也会为了输赢而不择手段。的确,大赛第五的位置,不是那么单纯刷怪便能稳坐的。”
       那人捂着腹部汩汩流血的伤口,却也不作畏态,放肆的消耗着生命的最后时刻。
      “你说是吧?最后的骑士。”
       张扬肆虐的笑声突兀地响起,
       安迷修半红的眼中只有冷漠,用全然陌生的眼光打量着眼前人的狼狈姿态,语气无味。
      “只不过是,败落后恼羞成怒的呓语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“根本就,不值一提。”
     

3.
       安迷修收起脸上的笑意,庄严肃穆的走进陵园。
       空荡的陵园里,只有一座木刻的碑位孤零零地伫立着,端端正正地刻着三个字。
       安师父。
       是这个人陪伴着他走过炎夏,走过寒冬。如师如父,亦兄亦友。
       只有这个人,是他唯一的亲人。
       安迷修恍神,取下墓碑上放着的蓝花。
       阳光下,蓝花的柔弱花瓣微微颤抖着,仿佛一只欲栖未栖的蓝色蝴蝶。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幼时与安师父一同四处奔波,也不是没有羡慕过其他同龄人有兄弟姐妹。
       他也曾有过一个小妹妹,与他一般的绿色眼睛,却不像他那样波澜起伏,而是平静无痕的。
       安师父带着他们两个孩子,即将离开一个充满信仰的村落时,村长含着泪提出了最为过分的要求。
      “请让我们留下这个孩子,她是神赐的圣女,我们需要她的庇佑!”
       安师父沉思片刻,慢慢蹲了下来,专注的看着女孩的眼睛,询问她的意见。
       那双眼睛依旧波澜不惊,只沉默的点点头,轻易的抛弃了这么久的情分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语,抬手召唤双剑,果断地两剑相碰甩出一道旋风,借着旋风的掩护,直直的向那人冲去。
       冰屑四溅,竟也有火花迸溅。若是有闲人在场,怕还要赞上一句漂亮。
       可惜一人冷漠麻木,一人毫无波澜。
       那双平静的眼中,终于出现了波纹,却是对他的悲悯与同情。
      “可笑的悲天悯人、博爱众生!神,根本就不会理会蝼蚁的生死!”
       火焰几乎完全吞噬了春水的温柔理智,愤怒地发泄着、燃烧着。

4.
       安迷修举起被雨淋湿的玫瑰花,猛然揉碎,无力地捂住左眼,任由鲜红的汁液顺着脸颊滑下。
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嘛,艾比小姐为什么没有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他无助地放下手,眼中淌下浓艳的血。
       天使静静地看着对面银发红眸的恶魔,毅然跳下深渊。
      “那就来决一死战吧。金。”

5.
《骑士背影》by洛天依

童话里面的英雄现实里面的风中
当恶魔被消灭后谁会把我歌颂
骑士长枪变沉重当年那抹玫瑰红
是否在公主心中已渐渐变朦胧

秃鹰飞跃了丛林停在荒芜草原里
争先恐后的蚕食着那腐烂尸体
日色沉沦的大地濒临干涸的小溪
眯着眼睛透过指缝看月光迷离

谁在流离
年复年日复日太阳每天都升起
怀念着故乡那一片茂盛的高粱地
每一个呼吸好像是疲惫的马蹄般无力
背影一步步绵延向西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魏矢离 | Powered by LOFTER